中国平安:领跑创新30年

作者:深圳市精业磁性电子有限公司发布时间:2019-05-16

  任汇川:平安的发展实际上是跟中国社会的发展是休戚与共的,跟国家的命运是紧密相关的,可以说完全得益于,一个是深圳这片沃土,它是一个特区,它的经济活力、机制的解放,但更得益于整个国家经济的发展,人民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,因此我们做金融、做零售的,主要是跟这个相关。像之前我们的恩格尔系数进现在有很大的差别,现在他一个是有了钱之后才想到安全和保障,另外,收入多了以后,他会给自己更多的买安全和保障,还有就是我们国家经济体制改革之后,从国家包办一切到商业化的保险来去替老百姓分忧解难,所以这个其实都是平安高速发展的一些背景和基础,所以还是国力强大了,社会发展了,企业才能够生存,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,企业群体、企业家的创新奋斗精神,企业全体员工的努力,也都是有所贡献的。

  最早我们平安有一个机制叫“竞争激励淘汰”,淘汰这个词很刺耳,好多人就听不习惯,说为什么淘汰呢?结果到现在为止,平安还是这样,就是我们每半年、每一年都要对员工,每一个部门、每一个分公司、每一个分行、支行,都要进行绩效排名,根据工作表现和业绩达成进行排名,这个排名是残酷的,但这个排名又能够保证优胜劣汰,保证好的员工能够得到好的培训、激励,并且把好的服务提供给这个社会。但淘汰的不一定只是炒鱿鱼,可能是换岗位,可能是降薪,可能是培训,就给他这样一个激励,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激励机制驱动之下,再加上在股东结构上也是比较透明化,我们的治理结构是东西方结合,我们既有东方的,像比如监事会,又有西方的独立董事,董事会构成也是这样的,19个人,667,超过三分之一是独立董事,形成这样一个监督机制,所以这种透明、监督、简单、结果导向,就形成一个做市的文化,最后就是把最有价值的东西奉献给客户。像之前我记得当时我在任产险董事长的时候,当时老百姓普遍反映,投保的时候,保险公司追着客户去推销保险,理赔的时候特别难,理赔的时候保险公司变成大爷了。后来我们调研说,老百姓对理赔到底哪儿不满意,发现还不是赔多赔少,就是觉得你手续麻烦,赔得慢,后来我们提出来说,我们提出服务承诺,叫做“资料齐全、三天赔付”,后来把这三天变成了“资料齐全、一天赔付”,现在我们做到两点,第一点是“510”,就是城区出事之后,五分钟到现场,郊区十分钟到现场,资料齐全之后半天就赔款到位,大部分赔款半天都能结案,“510”达成路线也达到了将近80%,还在提升,后来这些东西,不光是服务的态度,服务的意识,更主要的是靠技术支持,后来平安在服务中间用了大量的,像比如说智能终端、GPS定位、智能角度、资源匹配、大数据这样的数据,让整个的金融服务业能够提升到一定的水平。

 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在过去40年里,中国是令人瞩目的成功典范:一个贫穷的国家遵循量身定制的的现代化蓝图,跻身于世界经济的强国之林。

  新三十年愿景:金融科技双轮驱动

  平安的发展历史,是一部中国保险行业从蹒跚学步到追赶西方保险业的进化史。中国平安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明哲在写给平安30年的信《铭记初心,我是一名保险推销员》回忆到:当年成立首要工作,不是推销保险产品,而是向大众普及“何为保险、为什么需要保险”,经历了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。

  “温水煮青蛙”逼出执行力

  1988年5月27日 平安保险在深圳蛇口开业剪彩

  创新,一直贯穿着平安30年的发展。大浪淘沙,30年间80%的企业都消失了,平安在过去的30年里难得走对了每一步。